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云地日志

立身娉婷北高峰,花事纷纭心事秾。飓风和雨吹折后,病枝弱叶一扫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石步手卷》松针  

2015-02-16 21:45:16|  分类: 我的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石步手卷》松针 - 陈云地 - 现代汉语和基因的美感寻找
 

横岗山绵延几十公里,山脚下是太白湖,以及陈福禄和许多其他散布在山间的村庄。村庄大大小小,无不秀气。竹林更加幽静。太白湖烟波清凉,横岗山走势险峻。山顶最高处的舍身岩上,曾经有人跳下去,跌得粉身碎骨。就算是群山最边沿的山坡,一点也不平缓,它的名字叫烈马回头。山上长满了松树,还有一些杂木。清晨和傍晚,松涛滚滚,气势雄浑,不过听起来安然总是觉得寒气逼人。高高的山坡蕴藏着无尽的宝藏,很多地方露出白石头,寒气从山坳流下来。山色青灰,好像整座山都冷飕飕的。

我们在林间穿行,今天不需要做什么,也不用放牛。一棵棵大树粗壮挺拔,成片的小树长在平缓的坡地上,草丛中,娟秀美好。有的树长笔直,有的弯弯扭扭。弯曲的树都是苦命的树。小满抚摸着树干上层层叠叠的疙瘩,咬着嘴唇,深深地看安然,长久不动。树干从受伤的地方流出松脂,那是大树凝固的眼泪。松脂本来是纯净的白色,或者辉煌的金色,时间长了,裹有小虫和沙粒,看起来很脏。松针不理会人世的沧桑,它什么也不管,一根根精神抖擞,翠绿闪亮,像针一样坚硬扎人。

“华爷对我说,松果是松鼠的粮食。还好我们做人,不要吃这样干干的、没有肉的果子。”

“噢小满,松针上一滴一滴,从针尖流到叶柄,最终凝结在那里的,是雪白的糖蜜。”

我们揪下一把松针,一根一根吮吸。松树糖沙沙的,毛糙的,虽然有时带有杂质,干扰了味觉,可是无不甜得纯净,直达心底。吃到后来,嘴里又麻又涩,那是因为杂质和糖混在一起,懒得吐出来,有时不小心把松针嚼烂了,又增添一层滋味。——那些杂质,也许是虫子的便便和尸骨。

“小满有没有见过,挤在棉花嫩枝上的密密麻麻的蚜虫?多得令人起鸡皮疙瘩。知道吧,蚂蚁是蚜虫的跟屁虫。蚂蚁有时也咬人,它们不咬蚜虫。它们总是跟在蚜虫后头,争来抢去,争抢她的蜜露。”

“呸!”小满把手里的松针一丢,白了安然一眼。“笑嘻嘻,不是好东西。”

转眼她不知从哪里摘来一把芝麻花,一个一个拉下花筒,吃着花里清香的蜜——完全不一样啊,这才是女孩子吃的东西。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